学乐酷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1|回复: 2

[出售资源] 【百度盘】词林纪事 词林纪事补正 合编(全2册,另赠成都古籍书店1982版),(清)张宗橚辑,杨宝霖补正,清晰PDG,详细书签带文本层,长期有效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753 天

连续签到: 1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0-7-14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书名:词林纪事 词林纪事补正 合编(全2册)
  • 作者:(清)张宗橚辑,杨宝霖补正
  • 出版机构:上海古籍出版社
  • 丛书名称:无
  • 出版时间:1998.11
  • 书籍格式(必选项目,求书帖子可以多选):【PDG 】 【PDF】 
  • 书籍清晰度:清晰版【清晰度≥300DPI】
  • 书籍大小(单位为MB或GB):105M
  • 书籍完整性::完整
  • 数典链接:https://bbs.gxsd.com.cn/t-1566623.html
  • 书籍提要:
  • 发布说明:自己上载并维护资源
  • 下载链接(单一链接请直接填此栏,多个链接则可不必填):https://pan.baidu.com/s/1YZM5wdUbmofPGTJM4wwhyg#list/path=%2F
  • 友情提示(发布免费帖子请设置默认浏览权限至少为初段会员):已设置完毕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点数 +50 收起 理由
    shazexu + 50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753 天

    连续签到: 1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7-14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版主shazexu第一时间热情评分,并加50点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917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20-7-14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词林纪事》《词林纪事补正》,(清)张宗橚编,杨宝霖补正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11月第1版第1次印刷


    藏书家韦力
    5月17日 15:34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本月初受莞城图书馆馆长王柏全先生之邀,我前往东莞举办一场讲座,而此前我一直想采访当地文化耆宿杨宝霖先生,经莞城图书馆副馆长曾燕芬联系,杨老先生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于是我安排好后,立即前往东莞,在两位馆长的带领下一同前往杨府。深圳尚书吧的文白兄和陈桂女史闻讯后也一同赶来,前去探望杨老先生。再加上当地的两位记者,我们一行近十人占满了杨府客厅。

    杨老先生已是83岁高龄,看上去身体硬朗,只是耳背较为严重。他见面时大声地夸赞我近年所写之书,同时讲到了我前一度赠送8种古籍电子版给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之事,此事刚刚公布不久,老先生就能道出,真可谓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杨先生见面时赠给我的这两册大书,已提前在扉页上用毛笔写上赠语:“他年鄴架翻缃缥,多少芸编认指痕”。杨先生的这部皇皇炬著我早就得闻其名,而前些年我因为要写《觅词记》,也买到了这部书。而今收到杨先生的这部赠书,因为有他的题语在,顿时感到与以往大不同。

    回来后翻阅杨老补正的该书,竟然看到上卷扉页上贴有获奖证书复印件,原来此书在1999年被新闻出版署评为第二届全国古籍整理图书二等奖,下卷扉页上则用墨笔书写着“莞中母校惠存,杨宝霖敬赠”字样,这让我忍不住猜测杨老先生所赠该书的递传过程,不免感动。我还发现书内有着整段的朱批,看来这是老先生在将此书赠我之前,是将其作为底本在使用,而他能将这样有故事的一部书转赠于我,当然令我感佩不已。

    本书前有词学大家夏承焘在1985年为该书所写序言,该序首先称:

    清张宗橚《词林纪事》一书,网罗唐、五代、宋、金、元五朝词之本事及其评论,乐为治词者所征引,而其书脱漏讹误甚多,搜轶辑遗,余有此心久矣,一九五七年曾于报端言之。奈教学、科研两务正殷,无暇及此。今见宝霖君此书,可谓深获我心矣。

    原来夏承焘也有补正《词林纪事》之愿,但因人事倥偬,无暇进行,而其心愿却被杨宝霖先生代其了却。故而夏承焘在序中大为赞赏杨宝霖的所为:

    宝霖以弱冠之龄,潜心词学,旁搜远绍,剔抉爬梳,兀兀穷年,焚膏继晷;困苦未移其心,艰难不阻其志;为资料之得,不惜缩食节衣;为一证之成,何惮夙兴夜寐;历十九寒暑,成此鸿编,其志之坚,其心之毅,可敬可佩。

    对于《词林纪事》补正一书的价值所在,夏承焘在序言总结出四段,其第一条为:

    是编补《纪事》之遗,证前人之误,引书近千种,凡乾隆以前,言及唐、宋、金、元之词者,庶几俱萃斯编。孟昶之《玉楼春》、陶穀之《风光好》,多不为人重视,而补充材料,竟各有七条。补人二百多家,补词九百余首,补词之本事及评论一千六百余条,资料可谓宏富。

    张宗橚的《词林纪事》正是因为引书广泛,所记内容跨及多朝,故错误在所难免,但要补正此书,就要超过张宗橚的视野,而杨宝霖下苦功查阅了大量典籍,补正出许多原词所缺及所误,同时杨先生还关注到每一书的版本问题,夏承焘在序中说到:

    是编所用资料,多出原书,不图简便,贩引类书,溯本寻源,务求可靠,或有一书用多种版本核对者。所引之书,详标卷次。小传资料来源,亦一一注明。三易其稿,始克成功,可谓治学谨严。

    此书的第二篇序言乃是出自唐圭璋。唐先生在序中写到了他与杨宝霖的交往:“东莞杨君宝霖,余之忘年交也。余处金陵,君居南粤,关山千里,鱼雁鲜通。一九七六年,君著文匡余《全宋词》之失,余深佩其精博,自此专函讨论,积稿盈尺。”而我在采访杨宝霖老先生时,他谈到了与唐圭璋交往的更多细节,由此更让我敬佩那一代人的风骨。唐圭璋在序中又写道:“君任职华南农业大学,致力农史研究。一九八0年,君来金陵,校订《全芳备祖》,访余于萧斋,日夕畅谈,致废寢食。君出示旧著《词林纪事补正》六巨册,余详为考核,惊喜无似。”这种交游让我想到乾嘉时期的那些学者,只能暗自艳羡。

    有些事情的因缘巧合确实难以解释得清,今年上半年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安排清华大学的刘蔷老师和我前往广东,核查有疑问的备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之书,其中一地就是华南农业大学图书馆,在此馆领导的陪同下,我们参观了该馆古籍库房,此馆藏农书之多,令我吃惊。而在古籍书库中,我看到了一些杨宝霖捐献之书,回来后我与广东省古籍保护中心的罗焕好老师谈及此事,罗老师说杨宝霖是他的恩师,而此前的两年,文白兄和易福平两位先生曾带我去参观莞城图书馆书库,在那里我看到杨宝霖捐献之书的专库,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方始我有了采访杨老先生的想法。

    但此后不久,罗焕好告诉我,杨老师为了专心治学,前一度已宣布不对外举办讲座展览,也不接受采访。闻听此讯,我大感遗憾。这样一位重要的藏书家,我当然想把他写入书房系列,后来经过曾燕芬馆长的联系,杨宝霖同意我前去采访,然我在采访的过程中,才体会到仅从藏书角度来写杨老事迹,显然太过狭窄,因为他的藏书的确是藏以致用,仅凭这部《补正》,就能窥得其视野之广泛,故唐圭璋在序中说了这样一段话:

    《词林纪事》一书,为清乾隆间海盐张宗橚氏所撰,书中历述唐、宋、金、元词人事迹,不条不紊,向为词坛称道;唯遗漏讹误,不一而足,复多转引,贻害匪浅。君不辞繁琐,不避艰辛,广求典籍,旁征博引,逐项补其所遗,逐条正其所误,多发前人所未发,引书千余种,历时十九年,缩食节衣,寒暑不懈,凡唐、宋、金、元人词之原始资料及后人之评论,兼收并蓄,一览无遗。此匪特为张氏之功臣,亦词苑之大观,后学之津梁也。

    关于《词林纪事》一书的具体数据,根据杨老的统计,引书近400种,收词人418家,词1024首,词之本事及评论1303条,加按语179条。正如唐圭璋序中所言,如此庞杂的摘引难免出现讹误,而由杨老先生的序言,也能够看出他为人之宽厚:

    是书所载词事,起自盛唐,迄于元末,中历六百三十余载,时久事繁,难免挂漏。所引之书,或张冠李戴,贻误后人;或随意删节,其真遂失,其中舛误,亦未暇一一辨正。盖草创难艰,瑕疵不免。笔者不揣谫陋,补其所遗,正其所误,遂成《语林纪事补正》覆瓿小书。

    但是要补正这部书,绝非易事,否则的话,夏承焘先生也就早已完成了心愿。而杨老编纂此书的时代,没有电子查寻技术,全部资料都要到各地的图书馆内翻阅原书,其所费心力,在自序中有如此自道:“十九年来,执教之余,耕耘之后,严冬酷暑,元旦中秋,窗下灯前,口吟手写,未尝废离;斜月鸡声,不遑寢息。摘抄编纂,一己为之;购书买纸,囊为之空,可谓身心交瘁矣。而尺帙粗成,摩挲自慰,其乐又何如哉!”

    用了19年时间来完成这样一部专著,其孜孜矻矻之精神令我感佩不已。而翻阅这部书,能够从中读到许多著名的词句,比如南唐后主李煜的那首《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该词后成有一句原注:“黄花庵云:此词最悽惋,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杨宝霖以按语的形式写出:“此为《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卷一李煜《乌夜啼》词评语。《词苑丛谈》卷三亦有此语,盖本于《唐宋诸贤绝妙词选》者,不具录。”

    同样是李煜的《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张宗橚所写纪事中,引用了《铁围山丛谈》中的一句:“含思悽惋”。杨宝霖在按语中说:“《铁围山丛谈》无此语,实出《西清诗话》。《铁围山丛谈》与《西清诗话》俱宋蔡絛作,二书同一作者,《纪事》因此误记。”之后他又补上了《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九中的所言,接着又写出了两段按语。由这些都可看出老先生为了补正此书,所下工夫是何等之深。前代学者讲求“一部书”精神,以我视野所及,杨老的这部《词林纪事补正》堪称代表之一。
    https://weibo.com/5855805066/J2l ... t#_rnd15946941385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数典姊妹站 - 学乐酷 ( 2009-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1 )

    GMT+8, 2020-8-5 00:18 , Processed in 0.06208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